首頁 >  棉花資訊  > 國內棉花

“先付款,后服務”棉農如此選擇為哪般?

出處:中華合作時報    2019年11月18日

   “棉花找人手采,成本高。機采雖然成本低,但在棉花盛采期,植棉戶東奔西跑爭搶采棉機不說,還會遇到機車無故延誤、機采價格不透明、機采質量糾紛等各種問題。”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第七師一二六團植棉戶杜曉斌說,“棉花怎么收獲這道選擇題,每年我們都做得很頭疼。”

    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,每年都要面臨的采棉選擇題,今年植棉戶有了新的選擇。農戶只需打開手機,登錄“有棉”APP,即可預約采棉服務,為棉農解了盛采期采棉的燃眉之急。

【盛采期采棉堪比下雨天搭出租車】

     眾所周知,棉花是種“熬人”的農作物,但隨著我國農業機械化水平的不斷提升,機械采棉逐漸代替了人工采棉,畝產400公斤的棉田,4個拾花工不休息也要干1天,而采棉機1天就能采500畝棉田。采棉機的普遍運用,不僅實現了棉花采摘成本低效率高,也讓廣大棉農既減輕了勞動強度,又增加了植棉收入。

     然而,每年到了棉花的盛采期,棉農對采棉服務總是喜憂參半。采棉機確實效率高,但到了棉花集中采摘季,由于采棉機局部地區供需不平衡,導致機器搶手又難約;采棉機確實成本低,但機器采凈率卻一直是棉農和采棉機主的矛盾焦點,導致解決機采質量問題全靠扯皮。由于棉農預約采棉機大部分都是通過中間人或熟人來實現,導致現場發現采棉機機型不對或沒有如期而至的情況時有發生,加之機采價格不透明,導致盛采期棉農還常常遭遇亂漲價以及機主對作業土地挑肥揀瘦,甩客現象時有發生,無形中增加了棉農的采收風險。

    我們在調研中發現,新疆當地采棉機市場已經供大于求,棉農需要的并不是采棉機,他們真正需要的是服務,是一整套有標準、有流程、有保障、保質量、控風險的采棉服務。這就像下雨天的叫車服務,很多沒資源的小農戶不想只能被動地等服務,尤其在棉農亟需采棉服務的棉花盛采期。”新疆銀豐公司副總經理、“有棉”APP項目負責人趙應龍介紹說,于是,基于多年在新疆采棉市場積累的客戶基礎和品牌優勢,這家老牌國企產生了為棉農搭建棉花機采服務平臺、由傳統的機采業務提供商向“互聯網+棉花機采”平臺型服務商轉型升級的想法。

      在走訪調研中趙應龍發現,自從兵團取消了“五統一”,農民在植棉的各個環節都有了自主權,但同時棉農需求碎片化、社會化服務沒有了主體等問題凸顯,萬千棉農的獨特需求該如何匹配?棉農需要規模化、專業化、標準化的采棉服務又該如何解決?為了實踐對于這些問題答案的思考,棉花機采一年只有一次,趙應龍決定必須在今年的棉花采摘期試一試“身手”。于是,“有棉”APP于今年8月正式上線,讓廣大棉農、采棉機主在棉花采收季都多了一個選擇。

“互聯網+棉花機采”

機主省心 棉農放心

    進入“有棉”APP頁面,棉農可以清晰地看見附近正在作業的采棉機,并進行下單預約采棉服務。棉農只要在平臺上預約機采服務并下單,平臺系統就會進行精準匹配、在線調度,保證采棉機及時準確到位,不會讓植棉戶錯過最佳采收期。

    采棉一年一次,屬于低頻交易,而且時間相對集中,但采棉機不可能做到隨時隨地待命,所以,為方便棉農下單,我們平臺推出了兩種服務模式:一種是預約單服務,類似于‘專車’服務,棉農可在采棉期前提前下單預約采棉作業機器,以免發生盛采期臨時約不上機器、機主臨時毀約的情況;另一種是采棉現場指定單服務,類似于‘順風車’服務,機主會根據具體情況選擇接單與否。”“有棉”運營負責人譚玲對記者說。據她介紹,很多棉農都是現場看到采棉效果很好,通過手機下指定單,現場預約采棉機。

     作為全國首個為棉花機采提供整套解決方案的服務商,通過運用互聯網技術,“有棉”將采棉機“搬到”網上,整合了全疆采棉機資源,千臺采棉機在線,國內、國際品牌采棉機一應俱全,并為棉農快速匹配機車,改變了棉農以往被動接受安排或托熟人找采棉機的傳統機采困境;平臺也為采棉機主推薦機采訂單,幫助機主節約了傳統方式找訂單的時間和成本,保障了訂單結算。同時,在采收作業質量保障方面,平臺推行機主審核、實地看地、作業質量、服務規范“四大標準”,向植棉戶提供了全程采棉保障。

  

 

   “以前到了棉花采摘季,我們要通過中間人才能與棉戶達成口頭采收協議,而且如果采收費用是145元/畝,還要給中間人10元/畝。現在不僅去掉了中間人環節,降低了供需雙方的機采成本,還實現了手機上即可接單,訂單完成后,平臺給機主結算,減少了雙方扯皮情況,縮短了結款時長,供需雙方還通過平臺逐漸建立了信任感。”機主遲全偉說。

     更為意外的是,“有棉”平臺居然改變了長久以來棉農機采“先服務、后付款”的習慣。今年平臺采取了先付款、后服務,并提供補貼的方式,鼓勵棉農使用手機下單預約機采服務。預付20%定金的植棉戶,平臺每畝地補貼3元;預付50%定金的,平臺每畝地補貼5元,預付100%定金的,每畝地優惠10元。實踐證明,棉農非常樂意為得到更好的采棉服務預先付款,而機主也在提前收到定金后,更加認真負責,按時優質采收。

  “今年我們連隊90%以上的植棉戶都非常愿意嘗試并支持網上預約采棉機,通過平臺的精準匹配,機主和植棉戶都能得實惠,而且植棉戶可隨時隨地下單,操作更簡單,也保證了采棉的高效。”第八師一三四團六連黨支部書記汪裕中說。

    2019年采棉季,“有棉”平臺在石河子宣傳覆蓋200萬畝棉田,輻射棉農10萬余人,上線平臺采棉機400-500臺,平臺下單用戶1000余人,實現采收面積10萬畝。

  “明年,我們的‘有棉’APP將在全北疆推行,南疆進行試點推行,為更多的植棉戶提供服務。我們的服務也將在不斷的實踐中不斷提升、完善,在提高采凈率、上線機采賠償服務、引導農民消費習慣等環節,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。‘有棉’也將打開業務邊界,逐漸涉及棉種、農技、采收、加工、銷售等各環節,成為棉花產業更為完善的綜合方案解決者。”趙應龍憧憬道。

   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,“加強農業社會化服務,促進傳統小農戶向現代小農戶轉變,使小農戶成為發展現代農業的積極參與者和直接受益者”,直指構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、生產體系、經營體系的薄弱環節。而“有棉”APP的適時推出,不僅滿足了植棉戶、采棉機主雙方的采棉需求,抓住了提升農民獲得感、幸福感、安全感的難點所在,也將促進小農戶和現代農業發展有機銜接落到實處。

相關新聞

有诈金花的软件吗